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恩怨了结_在霹雳中游诸天
新笔趣阁 > 在霹雳中游诸天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恩怨了结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恩怨了结

  “吾之一生,愧为人师,愧为首辅。慈光之塔众人因追随吾而入歧途,吾生不能引导,死不能再误他们。此神源为吾再生之物,吾愿毁去,只求戢武王开恩,放过众人。喝~”

  无衣师尹自毁神源,代表生机全无。

  殢无伤喊道:“无衣师尹!”

  戢武王见无衣师尹自毁神源,挥手示意下二界联军士兵停手,说道:“无衣师尹,吾并未答应你。你毁去神源又能如何?”

  无衣师尹将周围的形式看在眼中,说道:“为王者,有所为有所不为。雅狄王一身欲维持四魌界和平,相信他生前遗愿也是如此,戢武王必会继其遗志。”

  “是吗?”戢武王对无衣师尹的话不置可否,说道:“殢无伤为你出力甚多,甚至先王被囚禁流之狱而亡,也有他的一份力在里面,吾怎能轻饶?”

  无衣师尹自然能听出戢武王言外之意。

  回身来到殢无伤身边,一声长叹,“汝十二岁遇吾妹,吾妹视你为弟,吾却视你为刃。一生受吾利用,为吾剪除政敌。吾以雪谜囚你半生,要解破这不存在的雪中谜了。吾妹与雅狄王二情相悦,当初为了使剑之初出战雅狄王,吾无衣师尹毒害自己的小妹,制造即鹿病死的假象,让剑之初因此怨恨雅狄王,而出战四魌武评会。”

  “怎料,剑之初竟尔弃战,让吾蒙羞于慈光之塔。是故,吾又再度利用即鹿之死,让你误会是剑之初身边友人逼死即鹿,借你之手,逼走剑之初,围攻雅狄王。你所看见的一切,皆是我要牵绊你的手段。雪中谜,是吾给你的虚幻假象。它,从来不曾存在。”

  “你接受虚幻的雪中谜来为自己的感情找出口,而吾利用了你这样的心理,驱使你为吾卖命。如今,作恶多端的吾报应已彰,你的人生自由了。吾之死是一切荒唐的结束,你,无需为吾报仇。唉~”

  似悔似撼,随着一声轻叹。

  无衣师尹眼一凛,竟是扯断殢无伤左臂。

  鲜血瞬间散布,让戢武王一时愕然。

  “这受吾牵使之手,今日偿还其罪。”无衣师尹将殢无伤扔到戢武王身前。

  “另一只手,就由吾这个始作俑者代他还吧。”说完,无衣师尹一掌截断自身右臂。

  “师尹之位,有当行之事,于公无愧。但于私,吾毒害胞妹,又让亲侄迎战其生父。无衣罪身,静候发落。但请放过吾门徒离开。”

  ,“无衣师尹~”伸出的手,却再也无法抓住飘散的雪。

  得到了虚幻雪中之谜答桉,却已不重要。

  无衣师尹对殢无伤,不仅有朋友之情,还有师恩之谊。

  殢无伤生于渎生暗地,得无衣师尹三年授业,方知铸剑,方知何为剑。

  此番恩仇,已然无法算清。

  无衣师尹对殢无伤说道:“殢无伤,记住吾今日说的每一句话,然后再一句一句将它忘却。让自己的心自由,飞往更广阔的天地。你我之间的恩仇,今日了结。”

  “无衣师尹~”

  戢武王上前,“好个无衣师尹,好个慈光之塔首辅。戢武王敬你之心,放过他们。”

  左掌一挥,一股掌风将殢无伤送离战场。

  随后,戢武王对战场上的慈光之塔的士卒喊道:“慈光之塔的士卒听着,立刻缴械投降。”

  无衣师尹也喊道:“慈光之塔众将士,不必再为吾等的私心牺牲,投降吧。”

  代掌慈光之塔多年,无衣师尹命令一下,慈光之塔士卒纷纷弃械,向杀戮碎岛士兵投降。

  “今日,有关四魌界的恩怨,都将在这里终结。”戢武王缓步走到无衣师尹的对面,将这位慈光之塔首辅送上终途。

  或天一扫,现场氛围骤变。

  “无衣师尹,上路吧!”戢武王引动天地风雷,集于长戟之上。

  劲风扫过,性命将终。

  思绪回朔,往事在脑海中一一映现。

  掌权的第一年,他总在四下无人时,宣念着变革的决心。

  看着昔日同道,以嘲讽语气,恭喜着高位上的自己。

  他在永昼的慈光之塔,为自己点起一盏小烛。

  第二年,耳边常回响着不谅解的声音,一道道回过身去的背影。

  他们说“错看了,无法认清你了,原来你是这种人。”

  这是必然的过程,为什么还是会对这过程耿耿于怀,权利熏心吗?

  他不由自问。

  第三年,在惊涛骇浪中。

  他如愿掌了舵,但掌舵的手,却从此有了一股涤洗不去的腥味,他时常为这股血腥,而浅眠、而惊醒。

  这一年,一切如愿,嗅觉却出了问题。

  从此,他只反复的记着这三年,眼里、心里、却再也看不清,永昼中点起小烛的意义。

  从此,他只反复的记着这三年,眼里、心里、却再也看不清,永昼中点起小烛的意义。

  此后,岁月不堪记,无衣师尹不堪提……

  缓缓跪落得身躯,消逝生息,随着四魌界的恩怨一同消失在无声的风中。

  祭天双姬前来禀报,“启禀武王,悦神圣族的御圣主已经擒捉,该怎样处置?”

  戢武王吩咐道:“暂且押下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慈光之塔一下,诗意天城防线出现破绽,佛狱与碎岛联军抓住机会,发动勐烈进攻。

  霎时,防线溃散,诗意天城兵败如山倒。

  魔王子一战四龙,烛龙之能配合御武之力,足一跺,无匹雄力奔泄而出。

  御天龙皇等四龙各被震伤,血花飞散。

  无视鲜血流淌,四龙仍是奋力一战。

  四人展开层叠战法,一波未尽一波又起,欲耗魔王子体力。

  “想要耗吾体能,天真。”魔王子双掌一运,霎时,风云疾走,尘沙掩日月。

  “焚世邪焰”

  邪焰至极,天地同悲。

  四龙各受损伤,根基最弱的紫芒星痕更是现出不支之态。

  已不知是谁的生死拉锯。

  心知战局已败,但临战众人不愿退,不能退。

  “领受,判罚!”魔王子摧动体内至极之能,正是生机灭绝之招。

  “九炼妖邪·灭神一击”

  天尊皇胤见状,与炽焰赤麟、紫芒星痕发动龙鸣之招,“御天龙啸·寰宇震动·三龙齐鸣”。

  三龙齐鸣,再现天地倾覆,日月颠行之景。

  御天龙皇也摧动体内隐藏许久的上天界王者神力,引动号世神剑至能,震动天地,运使龙鸣之力。

  “龙神极威·擎宇皇龙斩”

  灭神一击,龙神之击,前所未有的毁灭之力席卷,空间错乱,万里俱灭。

  戢武王见状,兵甲武经连贯而出,“废天地·灭生灵·神裂歇·宁清”。

  一面光墙拔地而起,为众人挡下毁灭之力波及。

  尘烟之中,赫见上天界最绝望一幕。

  句芒贯穿御天龙皇之躯,鲜血喷洒向天。

  天尊皇胤大喊狂奔向前,“父皇啊~”

  却见惊人一幕,王者神力竟是进入魔王子身躯。

  御天龙皇也是讶异非常,“龙神之力…为什么?!”

  “惊异吗?”魔王子句芒一甩,将御天龙皇甩飞出去。

  天尊皇胤飞身接下御天龙皇。

  御天龙皇已是生机断绝,用所剩无几的力气喊道:“皇胤,你带着赤麟他们快跑,快跑啊~”

  “父皇~”天尊皇胤与炽焰赤麟、紫芒星痕不愿,宁愿战死,也不愿苟且偷生。

  却见魔王子高举上天界创世以来传承至今的号世神剑,“诗意天城,还不来迎接你们的王吗?”

  神剑在王者神力与烛龙之力加持之下,爆发耀眼光芒,象征上天界王位更迭。

  天尊皇胤质问道:“为什么,王者神力为什么会选择你?”

  魔王子一改往日轻佻,沉声说道:“还不明白吗?王者神力与号世神剑作为诗意天城历代传承的之物,从来都是由御天龙族与悦圣神族两族用来选拔上天界王位继承者。龙族之血与御圣之血是争夺先决条件。但这世上又有什么龙血,比得上创世的烛龙之血。”

  】

  “吾击败你,御天龙皇,自然能得到王者神力与号世神剑的承认。这一点,在吾化身大地战鹏·向天翔之时,便已得到验证。”

  昔日四魌界一行,少阳军化身向天翔时,因好奇上天界的王者神力与号世神剑,特意一战。

  经过一番交手之后,发现这二样事物传承之根本原因,在于龙族之血与御圣之血。

  既然知道,那接下来就简单了。

  魔王子击败御天龙皇,实际上相当于龙族内部之争。

  自御天龙皇手中拿下了上天界王位。

  魔王子手持散发光辉的号世神剑,对上天界士兵下令道:“现在,吾以诗意天城之主的名义,命令御天龙族与悦皇神族立刻罢战。”

  本就处于佛狱与碎岛联军围攻之下的天城军眼见王位更迭,神力易主,战心再无,丢下手中兵器,向

  “你们…”天尊皇胤身上原本代表上天界地位与尊贵的五龙战袍中的金色战袍,早已血迹斑斑,却仍不打算罢战。

  “魔王子,你休想…”

  话为说完,只见一旁还剩一口气的御天龙皇做出了惊人举动,“吾御天龙族之主,代表龙族众人,向新王效忠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quge9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quge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